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媒体聚焦
中越铁路快运合作协议签署 云南洲际班列物流公司重组完毕
发布时间:2018-08-14 14:50
信息来源:yn.leju.com

2017年8月10日,河内铁路运输公司与越南航海物流股份公司、广州大顺发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下称“顺发公司”),在越南首都河内正式签署“中越铁路快运合作协议”,开行昆明—河口—老街—河内—海防等3条中越跨境铁运运输线路,这意味着将形成沿线资源互补、互联互通的快捷通道。而全面负责云南省国际班列运营和管理的机构——云南洲际班列物流有限责任公司,近期在昆明正式宣告重组完毕,并投入到实际运营中。

今年,中越班列(昆明-老街-河内-海防)从昆明王家营首发。

                今年,中越班列(昆明-老街-河内-海防)从昆明王家营首发。

两个不同的事件,却殊途同归——开行更多国际班列,为昆明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开辟新的空间,促进昆明与沿线国家间“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昆明建设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提供新的承载平台、新的动力源。

打造多式联运新渠道

“开行国际班列不仅是做大做强外贸的需要,更是贯彻落实‘一带一路’倡议,把昆明建设成为立足西南、面向全国、辐射南亚东南亚的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的重要载体和有效抓手。”昆明市委相关人士表示。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发展战略,除加快铁路口岸的申报工作外,昆明现在还统筹规划建设王家营物流产业园,进一步提升王家营物流产业园进出口货物集散、中转能力。打造王家营西铁路集装箱中心站、昆明南亚陆港等一批具有多式联运功能的大型综合物流基地,以促进商品、服务、金融和信息有效流动,进一步提升昆明辐射力、竞争力和全球资源配置能力。

据顺发公司董事总经理、云南金莱顺发董事总经理胡光泽介绍,中越班列是中欧班列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当前我国唯 一的西行南向国际班列。它是通过中国准轨对接越南米轨,再借越南米轨与当地公路、海运构建成“公海铁”联运体系,形成中国物资辐射南亚东南亚的物流新渠道。

中越班列(昆明河口—老街—河内—海防)从王家营中心站始发,途经玉溪、蒙自、河口,在河口换装作业后,抵达越南老街、河内、海防港,全程854公里,运行时间4天—6天。这条物流新渠道可以通过越南辐射老挝、柬埔寨、泰国等国家,也可以成为东南亚国家产品运往欧洲的新通道。

据云南洲际班列物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吴建烈介绍,从云南开行的中欧班列一般由成都、重庆等地,经阿拉山口出境,15天左右就可以运抵莫斯科、华沙、汉堡等欧洲城市,时间只有海运运输的1/3,运价则是空运的1/5,显然是一条优质优价的快捷运输通道。

托起对外开放新优势

“中越班列的开行,符合云南的发展方向。”省发改委相关人士说:“依托云南省现有对外通道和各类开放型园区,要推动中欧班列重点向河口、磨憨、瑞丽等地延伸。同时,也鼓励企业积极发展依托于中欧班列的跨境货物加工与转口贸易,吸引周边国家更多货源通过中欧班列运输。”

事实上,中越班列是中欧班列向南延伸的典范。其沿线途经昆明经开区、蒙自经开区和河口跨合区3个国家级开发区。其中,昆明经开区经过20多年的发展,形成了以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烟草加工及其配套等为主导的产业集群,是云南省集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出口加工区等多功能为一体的综合性产业园区。

中越班列的始发站在经开区辖区范围内,这无疑为昆明建设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增添了新支撑和新动力。

据,中越贸易额每年均以较快的速度增长,2016年中越双边贸易额达982亿美元,约折合100万个40尺的货柜。我国西南地区出口越南的主要是焦炭、化肥、建材、平板玻璃、农用机械、内燃机等,越南则向中国出口矿产、蔗糖、大米、咖啡豆等,并依托其人力成本及海运优势,吸引大量国际知名企业,如阿迪达斯、耐克等在当地投 资建厂。很多中国企业也在越南投 资兴业。当前中国开行的中欧班列只需15天—20天,就可以从西南边陲将货物运至欧洲。如这条通道与东南亚市场对接,将大大提升物流时效,促进贸易增长。

今年,昆明国资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等多家公司,共同出资组建云南洲际班列物流有限责任公司,意在加大云南省国际班列的组织协调及货源组织力度,统一代理集装箱国际物流项目业务,办理口岸报关报检、运输服务和境外操作等相关工作,形成中欧班列全程服务平台。

构建国际班列新时代

胡光泽坦言,中越班列南向通道的有效开发和利用,使公路、铁路运输连接越南海防港,为中国中西部地区进出口货物开辟了全新、快捷的国际铁海联运出海通道。特别是中越与中欧班列平台有机衔接,串联起东盟各国、中亚、欧洲,让更多地区的人民、企业共享中欧班列发展成果。

为了保障中越班列的常态化运作,顺发公司除与越南航海物流股份公司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外,还与越南河内铁路运输股份公司达成了长期紧密合作共识。越南河内铁路运输股份公司是越南较大的铁路运输和贸易综合物流服务商,在老街、海防等越南北部主要城市拥有配套仓储分拨基地,可满足中越班列出境货物的后续服务,解决返程货源组织和运输问题。

越南航海物流股份公司是一家涉足海运、汽运、铁路运输和贸易的综合物流服务商,在越南老街建设有老街国际陆港,占地面积100多亩,并有铁路专用线与老街火车站连接,可为班列提供场站、仓储、贸易等服务。这些完善的配套设施为中越班列的正常运转提供了坚实保障。

事实上,自2015年11月,中欧班列(昆蓉欧)返程班列首次抵达昆明后,经过一年多的开拓发展,云南国际班列运营逐渐由中欧班列延伸发展出中越班列、中亚班列等国际班列,形成多路径、多渠道、多方式的跨境多式联运格局。据云南洲际班列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仅今上半年,该公司累计组织的班列到发货柜数量达324个,较2016年的85个到发运量增加了239个。其中,中欧班列(昆蓉欧)到发柜数量112个,较去年的56个增加了56个;中亚铁海联运国际货运班列发送货柜数量212个,较去年的29个增加了183个。

“火车一响,黄金万两。如果没有为沿线各国百姓带来财富,带来机遇,云南国际班列不会在短期内有如此大的运量提升和旺盛的发展势头。”吴建烈说,这是对昆明建设区域性国际中心城市的践行和诠释,也是云南贯彻落实“一带一路”倡议的有效载体和重要抓手。 记者廖兴阳报道

记者手记

火车提速 合作可期

近期开行的中越班列,在风驰电掣中奔向共商、共建、共享的新时代。近日,记者沿昆明—河口—河内进行了实地探访。

8月8日10:30,我登上了昆明—河口北的K9832次列车。10:52,列车准点驶离始发站昆明站,途经玉溪、通海、建水、蒙自、屏边等9个站点,于当天16:14准时抵达河口北,全程仅5个多小时。15年前,滇越铁路首次开通了(昆明—河内)国际旅游专列,我有幸随团采访。当时的始发站是昆明北火车站,开车时间大约是下午3点,历时8个多小时抵达河口。

事实上,两次出行途经线路截然不同。15年前是沿100多年前建成的滇越线抵达河口,时速最快100公里。而K9832则是沿2014年12月建成的昆玉河铁路行进的,时速达200公里,全线实现电气化,无论是车厢舒适度还是列车速度等,已今非昔比。

途中,记者注意到,列车停靠玉溪、建水、蒙自等站点均有大量旅客上下车。从某种程度印证了区域之间正在形成人流、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等生产生活要素的快速交汇。

抵达河口的时间尚早,于是去探访河口北山国际货场。该货场占地面积500多亩,由出入境货物查验服务区、联检办公服务区、集装箱查验换装区、边民互市服务区、仓储冷链区等功能区组成,是河口口岸公路出入境运输工具、货物的唯 一指定监管场所,于2011年10月正式投入使用,同年11月正式通过国家口岸办验收。目前已经实现一站式通关,海关、检验检疫等各个环节的手续,均能在该货场服务中心一次办理完成。

8月9日清晨,河口北山国际货场车水马龙。等待入关的越南车辆,正有序通过入境闸口,每入关一辆,闸口上的X光可将整车扫描,大大节省了通关时间。一位来自越南的货车司机说:“此次运送到中国的货物主要是龙眼和新鲜海产品。由于提前预约报检,通过时间比较快。”一位来自红河州的货车驾驶员说:“此次主要是运送20多吨建水产的豇豆去越南老街省。现在通关时间比以前快很多。在联检大楼一般15分钟就能完成所有报关手续,等待查验通过的时间也很快。”

河口北山国际货场年规划吞吐量为1000万吨,仅今年1月—6月,该货场一般贸易吞吐量已突破243万吨,同比增长122%;边民互市货物吞吐量突破17万吨,同比增长119%,创历史新高,预计全年将突破500万吨。

10:00,我赶到河口口岸联检大厅,准备出境。原计划从老街搭乘火车前往河内,由于条件不成熟,只好放弃。之后,越方协作人员阮强安排了一辆10座商务车,走老街—河内高速公路。老河高速全长275公里,车程大约四五个小时。老河高速上多为货运车辆和公交车。

驶离老河高速,到宝河县一家餐厅就餐时,已是北京时间14:00左右。就在这家餐厅,同行的一名企业家说,这个餐厅里至少用了五六种来自中国的建材,并经翻译向餐厅老板求证,结果果不其然。他认为,越南有很多投 资机会。

17:30,我抵达河内内排,这是进入河内市区的必经之地。车窗外,鲜见有人徒步行走,摩托车很多。“路两旁怎么有这么多房子在拆迁重建?”一名同行成员问。据阮强介绍,现在河内正在进行城市的升级改造,需要完善道路基础设施。“越南有很多投 资机会!”上述企业家重复道。